查看: 326|回复: 0

【不管是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2-22 20:04: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老婆,如果你被陌生人强奸到连续高潮不止,事后你会报警吗? ”他问我。
我花了些时间认真考虑了一下这个问题:“第一反应是不会报警吧,毕竟爽到也是赚到,而且被操到发情时的我,你又不是不了解,总是不管不顾的! ”我邪邪地没笑多久,就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万一对方有传染病怎么办? 那得报警,必须要报警的,哈哈哈! ”
这番对话我一直只当事后笑谈,并未放在心上。 然而令我始料未及的是,没过几天,我就真的尝到了被强奸的滋味。
那天,在外奔波了一整天的我饭顾不上吃,水也没来得及喝。 拖着干瘪疲惫的身躯回到家,喝光满满一杯水,就把自己扔到松软的床上想要补回些体力。 迷迷糊糊还没睡深,便觉得浑身燥热。 起身调低空调温度,重新回到床上。 正要放纵自己沉沉睡去,老公打来电话说晚上要加班,晚些回来给我带吃的。 老公总是那么贴心,还不等我说就知道我需要什么,心里泛起一丝甜蜜。
放下手机,燥热感再度汹涌袭来,心变得慌乱,越跳越快。 我调整着睡姿想驱逐心中的燥热,侧卧、平躺、趴下、蜷缩起身子...... 翻来覆去,仍然无法安宁。 索性脱去外衣和乳罩,舒展全身,由着每一寸肌肤贪婪地呼吸空调带来的凉气。 然而细小的汗珠仍然倔强地爬满额头,平静的呼吸不经意间变为急促的喘息,胸口在起伏,脸部在发烫,双腿在夹紧,燥热变为灼热。
给老公发消息:“我想你,很想很想你,是那种想,老公早点回来爱我,好不好? ”老公可能在忙,一直没有回复我,这让煎熬的等待变得更加煎熬。
我忍不住开始抚摸自己,幻想着双手不再是自己的手,而是一双结实有力的男人的大手。 那双手从脖颈滑向我的胸部,熟练地把玩着我的乳房,或重或轻,或揉捏或抓握,一带而过的触碰让原本就已经挺立的乳头变得更加坚挺。 我闭上双眼,沉浸在被男人抚摸的幻想里,呻吟着... 那双手带给我陌生的触感,又完全受到我的控制,多么让人满意! 它跟随我内心的渴望来到了我的阴部,隔着内裤就粗暴地揉起了阴蒂。 我的身体备受燥热的煎熬变得异常敏感,不过十几秒,就迎来了阴蒂高潮。
第一波高潮总是让人心动在意,极度的渴望得到些许缓解与安慰,首战告捷般的快乐流经身体,在每处都留下短暂的满足以及更深的期盼。 那双毫不迟疑的手大胆地目的明确地脱掉我的内裤,滑过透着黑色诱惑宣示着浓密欲望的阴毛,覆在我的整个阴部上。 我的腰身随之弓起,双腿打开,这要死的敏感的身体不知羞耻地用无声的语言暴露出想要更多的心声。 它开始大面积揉搓,不断加速再加速,外阴摩擦带来的温热与阴道最深处的灼热快要碰撞,我忍不住大声呻吟起来... 啊啊啊,快一点快一点,那双手听话地飞速揉搓,一瞬间我感受到了热与热的碰撞、爆炸、喷发,我的身体与喷发出的水柱互相反作用,身体后退着弹跳着剧烈抖动,水柱喷出到一米开外,连带着把我的心也从阴道里喷了出来。
高潮像暴雨一般浇透我的全身,给了我在雨中奔跑的决心,不想为什么突然下雨,不想伞在哪里,更不想避雨,只想一路往前冲! 整个房间都挤满了我的欲望,它们来自我的身体,又像魔鬼一样反过来撩拨我的身体。 想要被插入的冲动千钧一发! 再也不想等了,翻箱倒柜找我的按摩棒。 这里没有! 那里也没有! 我发疯一般地着急,眼神饥渴,满房间寻找可以插入的东西。 一只细瘦的牙刷一把被我抓来,来不及消毒就插入我的阴道。 令人嫌弃的细瘦牙刷粗暴地反复插入抽离,心中的恨愈发强烈,不够不够,我感受不到插入感,感受不到! 它太细了,太细了! 气急败坏扔掉牙刷,我再也没有其他选择,只好继续幻想男人的手。 此刻的身体不需要任何温柔,只想要被暴力插入,一根手指、两根手指... 不不不,三根手指一齐插入! 我要插入感,我要阴道口被撑开被入侵被占有的快感! 我又开始呻吟了,手指快速抽插旋转,咕叽咕叽的水声像在摇旗呐喊,我就是在发骚,来啊,来暴力地插我啊,再来,再来,不够,还不够! 我的贪婪,我的欲望,我的淫荡全部被高潮引诱出来,我感受不到自己是个人,而是个动物,没有思想,只贪图身体的快感,而且不想停下。
我调整姿势,跪趴着,手沿着后背伸到屁股后面插入阴道,身体前后挪动,幻想着自己在被男人后入,对高潮的渴望带给手指无穷的力量,加速不断加速,高潮瞬息而至。 不够,依旧不够,手指太短,无法抵达阴道最深处,多么希望身边能有一根又粗又长又黑的肉棒! 可是没有! 没有! 我没有! 我只能用高潮来掩埋对男人的盼望。
换个姿势,手从小腹前面直立着插入阴道,身体上下摆动,疯狂地摆动,幻想此刻我的身下有个男人,我正跨坐在他身上疯狂地摇摆。 啊啊啊啊,又满足又不满足,我快要疯掉,老公为什么还不回来!!!
天昏地暗地高潮了不知多少次,我好累好累,可下体的瘙痒感丝毫没有褪去。 害怕委屈的情绪一下子涌上心头,好想老公早点回来带我去医院,我一定是病了,一定是! 挣扎着来到浴室,将冷水调到最大,莲蓬头对准阴部冲凉,我想要降温,我需要降温,我刻意不去感受水流对外阴的刺激,只感受凉气,可是为什么这样也无济于事,为什么?! 眼泪忍不住流下来,我要怎么才能做回人? 怎么做? 是不是水不够冰? 我又冲到冰箱面前拿出冰镇矿泉水,放到阴部降温,啊啊啊,猝不及防呻吟出来,阴蒂的冰凉之感激起全身的电流,令我颤抖。 脸上的泪都还没有干,欲望又一次得意地驾驭了我。 我的天,谁来救救我? 谁来救救我? 没有人,没有人,谁,也救不了我! 我放弃抗争,放弃想要做回人的努力,直接跨坐在冰镇矿泉水瓶身上,啊啊啊,前后磨蹭,加速磨蹭,一心追逐高潮的脚步,冰冰凉凉的感觉是如此的棒,再也不用被灼热折磨,我好开心好快乐! 每一次的高潮都沦为下一波高潮的阶梯,它们不断爬升,冲破我的神智。 我停不下来,没有办法停下来。
我忘情地重复高潮着,超脱了空间。 直到我的身后突然发出一声异响,我疑惑地转过头,迷情的眼神还来不及转化为惊吓恐惧羞愧,便看到房间里无端出现了两个陌生男人。 一个白衣男人正举着手机对着我拍,另一个黑衣男人带着白色口罩赤裸下体。 我惊讶地叫出声来,本能地蜷缩起身体。 我还来不及从矿泉水瓶上下来,黑衣男人便双手大力从我背后抓住我的胯部,一把将我的屁股拽到他下体处,阳具直接插入了我的阴道,疯狂地顶在阴道最深处。 我开始尖叫,啊啊啊啊啊啊! 高潮几乎是在几秒之内就随着我的尖叫迸发出来,我的阴道夹着别人粗壮的肉棒不断收缩,我的屁股我的后腰在别人的注视下抖动不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内心在抗拒,不要不要不要,我不可以高潮,我怎么可以让陌生人碰,我怎么能为他高潮,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 我哭出声来,然而来自阴道的强烈快感让身体颤抖不止,阴道因为被暴力抽插周而复始地剧烈高潮着。
黑衣男人忍不住开始骂起来:“他妈的没见过这么淫荡的女人! 操死你,操死你,操死你这个骚逼! ”我珍爱的快乐源泉,另我老公爱不释手欲罢不能的我的阴部,此刻正遭受陌生人的侵犯,我的阴唇在为他的肉棒进出而翻动,我的淫水因为他的刺激而泛滥喷发,阴毛上的水在滴,大腿上的水在流,阴道里的水在涌。 我一直在叫,一直在叫,明明那是拒绝的反抗的叫声,听起来却像是一种鼓励一种宣泄,我羞耻于自己竟然被自己的叫声感染,进而高潮的快感变得持续不断,我的阴道因为他强壮深入的冲撞在持续夹紧那根侵犯我的东西。 感觉自己快要死了,身体的快感与内心的抗拒交替凌虐着我的心,我的心一片模糊。
此刻白衣男人拿着手机对准我的脸拍,我想躲进枕头里,却被他一把拽住头发。 他逼着我回答,矿泉水瓶好玩还是男人的肉棒好玩? 我拼尽全力摇头抗拒。 他把矿泉水瓶放在我的鼻下,命令我闻自己的骚味。 我又大声哭了起来,拼命摇头拒绝。 他一把拽起我的头和我对视,逼问我:“说! 你是不是骚货? 矿泉水瓶好玩吗? 你骚得这么变态,你家人知道吗? ”我一句话都说不出口,身后的抽插变本加厉,黑衣男人突然疯狂抽打我的屁股,我极度委屈,因为我老公都从来没有打过我,他们怎么可以这么粗鲁! 谁知火辣辣的疼痛感竟迅速带给我阴道强烈的收紧,我的全身都开始痉挛! 黑衣男人得意地笑着:“妈的,这骚货喜欢被我打屁股,她还高潮了,真是骚到家了! 操死你,妈的,操烂你这骚逼! ”我好害怕好害怕,哭个不停。 白衣男人拎着我的头,表情鄙夷地羞辱我:“你哭什么哭,你不就喜欢被男人操吗? 爽吗? 爽不爽? 是不是爽翻天了? 你知道自己扣自己逼的样子有多骚吗? 感不感谢我们? 你想不想看自己更骚的模样? ”说罢,他拧开那瓶被我玩过的矿泉水,就往我嘴里灌:“喝吧,骚货,你会爽飞的~”我被呛得一直咳嗽,黑衣男人见状,又一次加速抽插,同时打我屁股。 又一波剧烈的高潮让我俘虏般地接受了刚刚被灌水的不适感! 我恐惧,更抗拒,我不能就此认命,不能就此顺从,我不要! 不要! 不要! 我用尽全力地挣扎,内心在呼唤:老公,快回来救我!
黑衣男人毫无怜悯之心,变本加厉玩弄我。 他抽出肉棒,把满是淫水的肉棒甩在我的脸上,不断拍打。 我反感地闭上眼睛,屏住呼吸,拒绝闻那根东西的味道! 我还没忍受住他肉棒的拍打,那根满是骚味的东西就想往我嘴里钻。 我紧咬牙关,誓死不从。 啪的一个耳光突然落在我的脸上,我惊讶的同时又气急败坏,双手狠命地捶打面前这个混蛋。 那个混蛋对我的不服从非常愤怒,疯了般对着我的脸又是一顿连环耳光,瞬时间我就头晕目眩,心中悲痛万分,恨不得杀了他们! 不容我迟疑反抗,黑衣男人又是一系列一气呵成的残暴举动,他捏紧我的鼻子,趁着我呼吸之际,把他那根东西直直抵进我的喉咙,按住我的后脑就是一顿暴顶,用力之大让我有被顶穿的错觉,干呕的感觉更是翻涌,眼眶立马酸红。 我双臂乱打,扭腰踢腿,像一只被按住的昆虫一样,所有能动的肢节都在奋力挣扎! 可笑的是,我没挣扎多久就败下阵来,因为身体莫名无力,下体格外灼热。 愈感虚弱的我大概明白了几分:我一定是被下药了... 体力不支,身心空虚,意志力也渐渐模糊起来,心智不再主控行为,而是性欲的本能驱使了心智,不然,我怎么会一边被人粗暴地口爆,一边伸手扣自己的阴道呢? 只觉内心没有了任何呼唤,大脑也没有了任何思考,眼神大概也是失焦的。 我开始配合起黑衣男人来,他插进喉咙时我就做吞咽动作,黑衣男人竟舒服地呻吟起来。 只是没多久他就玩腻了,大概我不再反抗让他觉得失了乐趣。
这时,白衣男人一反常态过来将软弱的我抱在怀里,吻我的额头,吻我的眼睛,吻我的唇,他的吻如此温柔多情,我竟心生欢喜。 刚刚承受暴行的我稍被善待,都仿佛得到了恩宠。 于是,我主动伸出了舌头来迎接他的唇他的舌。 他一边与我湿吻,一边抚去我额前的头发,每一个动作都十分轻柔,仿佛我是他爱惜的女人。 不知不觉我抱紧了他,对着他羞涩地扭动身体呻吟着。 他心领神会,大手一路温柔地抚摸而下,直达我灼热难耐的湿地。 他的动作非常绅士,他没有直接闯进来,而是先让自己的手指在入口的淫水上得到足够的润湿。 他的技巧非常娴熟,湿润的手指一插入便准确地抵在了G点。 不知是被下药的原因,还是被他的柔情打动的原因,高潮来得特别迅速而强烈,一股股专供寻欢作乐的润滑水没有止境地喷发出来。 在我颤抖的时候,他再次亲吻我的唇,好似给我爱的鼓励。 我看向他的眼睛,想要一探究竟他是真情还是假意,我的心开始摇摆,会不会是我顺从的模样他见犹怜? 还是他为我发情的模样动了情? 不然他为什么要温柔地吻我? 这时,他抽出沾满淫水的手指放进自己嘴里吮吸,吮吸一番后又舔起来,好像那是琼浆玉露,容不得一点浪费。 我的心似乎逐渐脱出了原本的轨道。 我的高潮余韵还未褪去,他便来亲吻我的耳垂,湿湿的滑滑的痒痒的,接着他用最磁性的声音对我说:“你愿意为我口交吗? ”恍惚间,我以为在和自己深爱的男人做爱。 我愿意,我愿意啊! 我没有说出口,而是直接用行动表示。 拉下他的内裤,他硕大坚挺的肉棒一下子弹跳出来,我内心一阵欢喜,情不自禁地凑上前去深深嗅闻那根令我欢喜的肉棒。 我闭上了眼睛,用脸去感受肉棒的坚挺肉棒的温度,我想我的表情一定是沉醉而贪婪的,就像平时和老公做爱时一样。 白衣男人丝毫没有催促我,静静地看着我为他的肉棒迷情,看着我主动含住他的龟头,看着我流着口水表情享受声音响亮地吃他的肉棒。 一晚的委屈在这个陌生人对我的柔情中得以释放,我想要一直吃他的肉棒,一直吃一直吃,我想让他舒服,来回报他对我的温柔。 他站着的地方湿了两大块床单,一块是我为他口交时嘴角的口水滴落的地方,一块是我坐着的地方。 我的内心开始期待与他的结合,我这么卖命地让他舒服,他一定是有几分爱我的,一定是的! 我让他躺下,主动跨坐到他身上,尽情摇摆起来! 我感到满足,这才是做爱,这才是做爱啊! 白衣男人凭着他娴熟的技巧以及那硕大肉棒的优势,让我享尽高潮的快乐,无论是口爱带来的阴蒂高潮,还是手爱带来的淫水喷射,还是肉棒抽插带来的阴道收缩高潮,无一不让我心底欢喜满足。 我忘记了身处婚床,忘记了自己的人妻身份,忘记了老公,甚至原谅了黑衣男人的暴行。 此刻,我是性福的女人,所有的快乐都由心及身,幸福四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